同酬之争:因为物有不平则鸣,所以存在即合理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16 19:43

同酬之争:因为物有不平则鸣,所以存在即合理

2018-05-16 18:49来源:网球之家大满贯/网球/赛事

原标题:同酬之争:因为物有不平则鸣,所以存在即合理

网球是为数不多的实现男女同工同酬的运动,但任何东西只要和实际利益挂钩,那争论总是永无休止的,尤其是当纯利益的纠纷中引入道德、公平、歧视等敏感因素,那将剪不断理还乱。最近的两则消息,启发了笔者对网球中男女公平的思考。

【两则意味不同的消息】

消息一:今年刚刚落幕的马德里大师赛,女单冠军科维托娃获得的奖杯,不再是和男子相同的镶钻金质的狼牙棒,而变成了去年男子亚军的同款;而女双冠军的奖杯变成了今年男子亚军的同款。

消息二:今年温网组委会宣布,赛事总奖金将提升至3400万英镑,同时女单资格赛的签位由96签扩大到128签,即和男子保持一致。

首先对于消息一,让我想起了去年该赛的一件争议,当时罗马尼亚网球名宿纳斯塔斯疑似发表种族歧视的言论而被口诛笔伐,然而随后马德里赛的拥有者提里亚克却邀请风口浪尖的纳斯塔斯给冠军哈勒普颁奖。此举尽管遭到谴责,但提里亚克没有致歉还发公开信声称WTA冠军将得不到和男子相同的奖杯,男女歧视区别对待暴露无疑。

其次对于消息二,温网作为历史最悠久的大满贯赛事,一直以恪守传统著称,也是最后一个同意推行男女同酬的大满贯,而如今签位的升级也意味着女子网球的竞争力和规模化效应不输男子了。

【价值判断的两种方法】

公平问题是一把摇摆不定的秤,时不时的争论都会导致其失衡,而论战的焦点就是同酬问题。商业化社会你能取得多少报酬取决于你创造了多少价值,然而怎么去量化并判断价值大小,这才是问题所在。

第一种判断方式:直接价值。马德里赛的主办者称:“我的巡回赛就是男女奖金相同,但从女子比赛方面得到的收入只有25%,那是个事实。”这里的比赛收入主要是门票及赞助,单从上座率来看,男子的关注度是要明显高于女子的,当然这里比较的前提是同等排位和知名度的情况下,你不能把小威和莎娃对决的比赛上座率和两个资格赛男子球员的情况相提并论。

从直接价值来看,同酬显然是不合理的,打个比方:同一个摊位卖菜,一个卖青菜一个卖萝卜,青菜更畅销所以赚得多,但这时候卖萝卜的拍桌子不干了,说你必须匀一部分利润给我,这样才公平,否则我就掀桌子让你也卖不成。这简直就是强盗逻辑。

第二种判断方式:间接价值。间接价值是无法量化的,它也是一种公众价值,它跟每个球员经纪公司的运作营销能力是密不可分的,所以也是争论的症结所在。相较男子网坛完全凭实力排名说话,女子的外貌往往会颠覆排名从而带来更多的商业价值。比如说2013年以前莎娃的总收入还要高于德约,仅次于费纳;而在男女网球失衡的我国,李娜即便退役之后依旧有每年两千多万美元入账。如果再说得形而上,这些球员对各自国家网球的关注度,推动及贡献度等等,都是一种间接价值的体现。

从这个角度去考虑同酬的待遇,是有其合理性的,就像火热的互联网要上市,动辄就是几十甚至上百亿美元的估值,其中只有一小部分是直接硬件价值,更多的是待开发的潜在价值。至于高还是低,取决于是否有精明的商人愿意为这部分溢价买单了。

【争论永无休止】

从赛事方来看,除了四大满贯钱多不愁可以一刀切,很多赛事主办者是务实者宁可相信实打实的现金收入,也不愿投身待开垦的“泡沫”。他们对于同酬的妥协更多是道义、公则制高点上的让步。

从男子球员看,相当一部分是持反对票的,比如西蒙以及嚷嚷着让女子也打满五盘的穆雷,毕竟如果不同工又谈何同酬,至于费纳、瓦林卡、德约等人,尽管最后也笑眯眯地认可同酬制,但未尝没有不趟浑水的明哲保身考虑,好好先生为了这点钱没必要也犯不着。

从女子球员看,以小威为首也针对穆雷接受可以打五盘的提议,把锅甩给了赛事方,但赛方也不可能同意,毕竟有多少观众愿意坐那儿看女子打满五盘。此外女子球员也从身体构造及承担生儿育女的社会责任,表示在网球上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才能取得成绩。

这三者各处不同的立场,其中的平衡实在是太难抓了。

从金夫人开展女权都斗争以来已经四十多年了,由于社会进程及各地的风俗,确实使男女网坛存在不平等的恶俗现象,但在各级别的赛事实现同酬就是最大的成功,它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利益的分配,而是一种同权的认可。在这种价值观的大方向上,旁枝末节的纠缠都不是主调;大凡物有不平则鸣,想去改变并获得成功的就是合理。(来源:网球之家 作者:刘逸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